<tbody id="jn0tq"></tbody>

<output id="jn0tq"></output>
    <dl id="jn0tq"></dl>

    <dl id="jn0tq"></dl>
  1. <input id="jn0tq"></input>

      為了更好的體驗,請使用豎屏瀏覽
      2020年09月22日 山東力厚輕工新材料有限公司 歡迎您的訪問!

      服務熱線:0531-85977888
      “ 一帶一路” 主題下的皮革行業 :資源和政策的雙重誘惑
      發布日期:2017-08-25 瀏覽次數:937

          截至2016 年年底,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進出口總額為9 535.9 億元;中國企業已在沿線20 多個國家建設了56 個經貿合作區,累計投資超過185 億美元。2017 年5 月,“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舉行,此次論壇是自習近平主席2013 年提出“一帶一路”重大合作倡議以來,中國就此召開的規格最高的國際會議,得到了國際社會的廣泛支持。有關“一帶一路”的熱門話題,也再次迅速火遍整個互聯網。對于制革行業而言,“一帶一路”國家建設的推進,鼓勵了更多的中國企業“走出去”,整合全球資源,實現中國制造從能力建設到能力輸出,對于皮革企業而言,這是進一步打響中國制革產業在世界的名片,站在世界舞臺上重塑中國皮革行業實力的一個絕好契機。

          隨著“一帶一路”的實施,不少地方政府已經開始“造東風”,“讓中國制造再次偉大”的強勢發聲,更是霸屏整個傳統制造行業。在“一帶一路”的快車道上,一些中國的皮革企業正在世界各地大有作為,“中國皮革”得以快速拓展海外市場,但也有一些制革企業站在歷史潮流的風口,有些盲目無措。本期的行業關注帶您走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了解當地的資源和外商投資政策,同時也探討一下,中國的制革企業該如何發揮自身優勢,成為“一帶一路”的參與者和受益者?

      資源和政策的雙重誘惑

          作為中國發起并推動的新一輪全球化戰略,“一帶一路”可以說讓中國的制革企業乃至所有的制造企業擁有了一個可以施展拳腳的更為廣闊的新舞臺、謀求發展的新戰場。在這些皮革資源豐富的國家和地區,中國企業大有可為。

       

          巴基斯坦是世界上生皮資源非常豐富的國家之一,為皮革產業的發展提供了優厚的資源優勢,其生皮主要來自水牛、牛、山羊和綿羊。由于牧草、灌渠等條件優越,牲畜飼養量大,生皮產量高且質量好,主要出口到中國香港、意大利、韓國、中國內地、德國和日本等國家和地區,皮革工業每年都能為本國經濟發展做出很大貢獻。但其出口產品以低附加值的半成品和成品為主,深加工和精加工的高附加值產品很少,皮革制品只占國際皮革市場份額的0.76%,與中國37.5% 的市場份額相比處于極為尷尬的位置。

          巴基斯坦駐華大使馬蘇德·哈立德介紹,目前政府新設了4 個經濟特區,分別位于瓜達爾港、卡拉奇、拉合爾和白沙瓦。他表示,中國企業在4 個經濟特區內投資所產生的利潤可100%帶回中國。對于中國企業在建廠時引入巴國的設備,巴政府將實施零關稅政策,生產完成后產品從巴國出口時,巴政府也將提供出口補貼;中國企業在巴投資的前5 年巴政府不征收資本收益稅。另外,巴基斯坦還擁有21 個出口加工區,對外貿提供各類優惠。

          皮革行業已經被認定為“印度制造”計劃中的標桿行業之一。印度是全球排名第9 的皮革和鞋產品出口國。印度的原料皮資源十分豐富,牛(包括水牛)飼養量占全世界的21%,綿羊、山羊飼養量占11%。隨著經濟發展,印度市場對鞋料、鞋材、皮革等原材料的需求迅速增長。皮革業在印度作為特許經營和保護經營的重要產業,現在印度政府為開辟一條現代化發展路線,100% 允許外商直接投資和建立合資企業,這或許將成為中國企業進軍印度史無前例的大好機會。

          談到原料皮優勢,不得不提到埃塞俄比亞。當地盛產知名的無絨毛羊,該種羊的羊毛較少,皮層較薄,羊皮非常適合制造上等的皮革產品,如皮衣、皮手套、皮包。埃塞俄比亞皮革和皮革產品的外匯收入排名第3,對國民生產總值的增長和創造就業機會起到重要作用。埃塞俄比亞成品革中的20% 供應國內市場,用于當地生產皮鞋、皮衣、手套、箱包、旅游品等,而大部分皮革加工廠主要加工生產藍濕革和坯革等皮革半成品供出口。其羊皮主要出口到中東、歐洲、東南亞和非洲國家,山羊和綿羊皮主要出口到沙特阿拉伯、阿聯酋、蘇丹、也門和科威特等國,牛皮主要出口到意大利、法國、荷蘭、英國、美國、西班牙、德國和日本。

           中國的制革企業向埃塞俄比亞轉移產能,設立工業園區,可以享受稅收、土地、出口免稅等多項優惠政策,向美國、歐洲出口產品時還可以免關稅、免配額,并享有優惠政策。因而在埃塞俄比亞投資設廠,可利用其皮革資源和廉價勞動力,生產優質皮革和皮革產品,出口到國際市場以解決市場對皮革和皮革產品的需求。此外,皮革加工及皮革產品是埃塞俄比亞政府的工作重點,也是其經濟增長轉型“五年計劃”的組成部分。

          另外,在孟加拉、埃及、俄羅斯等多個國家,諸多的原料皮資源也正期待著被加工。“一帶一路”沿線60 多個國家和地區,橫跨亞洲、非洲和歐洲等多個皮革資源豐富的國家和地區,孕育著廣闊的市場。國家制定的“一帶一路”政策為國內皮革企業的轉型營造了優質的外部環境,使經濟合作既能“引進來”也可以“走出去”。

      來自各方的觀點

          相比較之下,國內的制革廠正經歷著環保壓力不斷加大,設備改造與勞動力成本上升的多重陣痛,沿海的一些制革重鎮更是面臨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機。雖然遷移到國內的經濟欠發達地區是一種選擇,但也只是一時之計。過剩的產能只靠國內的消費力還不夠,需要向新的方向釋放。可以說,“一帶一路”為中國制革企業轉型升級提供了一個巨大的契機。而資本輸出到這些國家是否可行呢?答案是肯定的。

          “一帶一路”沿線大部分國家的人工成本較低,這有利于吸引外國投資進入投資勞動力密集型的皮革行業,從而提高當地工人的工資,帶動當地的消費,并提升制革技術,形成良性循環。不同地區的市場有多樣化的需求結構和產品標準,很多方面和我國制革企業形成互補。

          蒙古國是原料皮豐富的國家,每年生產1 000 多萬張羊皮、牛皮和馬皮等獸皮,但國內加工量只占約25%,其余絕大部分作為原料皮出口。蒙古政府近年來也開始重視發展當地的皮革工業。蒙古達科汗明季有限責任公司技術員DamdindorjOtgontuya 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當地政府加大了對皮革工業的支持,例如制定生皮采購政策以及給當地的制革工廠低息貸款,生皮采購政策能促使農民和制革廠更接近,并提供高品質的生皮;而低息貸款給了制革工廠尤其是小型企業很大的支持。另外,近年來,在改善牲畜質量方面政府也做了很多的努力。沒有人會質疑“一帶一路”給兩國帶來的發展潛力和影響。”她期盼“一帶一路”開辟一個新的貿易帶和合作方式。

          皮革工業也是孟加拉國一個很重要的工業部分,孟加拉國小型家庭手工業公司人力資源官員UddinMd. Meraj 告訴記者,孟加拉國擁有大量的牛羊等家畜,生皮供應十分豐富。截至2016 年,皮革是孟加拉國第二大出口工業,帶動了當地就業。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連接了世界上60% 的人口和40% 的世界GDP,已得到了孟加拉政府方面的極大關注。UddinMd. Meraj 表示,“‘一帶一路’政策將會吸引來自亞洲、歐洲以及非洲在經濟、社會和文化方面的合作。希望‘一帶一路’政策能縮小孟加拉國和中國的差距,如果能在稅率方面進行一些調整無疑會是雙贏。”記者了解到,孟加拉國已經在2016 年出臺了一系列工業政策,其中一個重點就是促進皮革工業的可持續發展,吸引外商投資。此外,還有額外的投資刺激政策,例如稅收豁免、避免雙重稅收等。Uddin Md. Meraj 稱,“很多自動化的制革工廠正在當地修建,期待未來在皮革行業方面,兩國有更多的合作機會。”

          作為傳統制造產業轉移的熱門輸入大國,近年來印度尼西亞的皮革工廠蓬勃發展,大部分在爪哇地區和西部地區,主要生產鹽濕皮、藍濕革、成品革及其他皮革制品。印度尼西亞工業部皮革橡膠塑料中心研究員Iwan Fajar Pahlawan 透露,皮革在印度尼西亞是一個有前途的產業,未來還會設立更多新型的皮革工業中心。“我們認為‘一帶一路’政策會為印度尼西亞的工業尤其是皮革工業帶來更多的好處,并將提高中印兩國雙邊合作關系。”他告訴記者,目前印度尼西亞政府已經在出臺制革工業方面的投資政策,包括稅收刺激政策。“一直以來,中國與印度尼西亞就是皮革以及皮革制品貿易的合作伙伴,我們期盼未來會更好。”

          相對于以上幾個有一定皮革生產能力的國家,緬甸的制革基礎相對薄弱,緬甸工業部總經理助理SeinLin Aung 告訴記者,緬甸原料皮資源比較豐富,但因為缺乏皮革加工廠,僅僅生產鉻鞣革或是少量的鞋底革,當地的皮革工業基本是停滯的,其出產的原料皮大多直接出口到國外,由國外公司自行加工制作成皮鞋、皮革手提包、皮革沙發等產品。他表示“以前緬甸在皮革工業發展方面幾乎沒有任何政策,但目前,緬甸正在計劃出臺一些有利于皮革工業以及海外投資的政策,支持中小企業發展。緬甸皮革商已意識到皮革制品的潛在商機,未來將會把重心轉移到皮革加工廠的建設上,并逐步擴大皮革制品的歐美洲市場,我們歡迎中國企業前來投資與交流,促進雙邊經濟合作。”

          近期,埃塞俄比亞總理海爾馬里亞姆德薩萊尼先生攜工業部、財政部、能源部、投資局等政府各部門部長與中國皮革行業代表就埃塞俄比亞投資政策和皮革行業發展機遇進行了交流。中國皮革協會組織中國皮革和制鞋工業研究院、河北省皮革行業協會、河北省辛集市制革區管委會、山東黎寧科技新材料有限公司、辛集市圣馬皮革有限公司、辛集市弘業皮革有限公司、辛集市梅花皮業有限公司、石家莊新中天皮革制品有限公司、中牛集團有限公司等共10家單位的20 位代表參加了見面會。會上,埃塞俄比亞總理海爾馬里亞姆德薩萊尼先生對中國皮革行業對埃塞俄比亞的關注和支持表示感謝并表示,埃塞俄比亞是習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帶一路”發展戰略重要的組成國家之一,中埃兩國關系已經由合作伙伴關系升級為戰略合作伙伴關系。

          埃塞俄比亞擁有發展皮革行業的資源優勢、區位優勢和貿易環境優勢,他歡迎中國皮革行業企業家到埃塞俄比亞考察、投資,埃塞俄比亞政府也將為中國投資方提供大力支持。通過對外投資,中國的皮革企業也能夠充分利用現有資源,最大限度地獲取經濟效益,得到相對廉價的原材料,提高在市場中的競爭力,同時可以向外擴張,提高市場占有率。新鄉黑田明亮皮革有限公司與中非合作基金于2009 年開始在埃賽俄比亞聯合組建的中非洋皮業有限公司是皮革行業“走出去”的成功案例,黑田明亮皮革有限公司的相關負責人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成立中非洋皮業是幫助非洲重振經濟的重要工程項目之一,最初獲得了零息以及低息貸款,目前年產450 萬張羊皮的生產線項目已經建成投產,二次投資建設年產100 萬張牛皮生產線項目也已完成立項,加工后的皮革主要銷往四川、河南、河北以及浙江。該負責人認為中非洋皮業的成立實現了中埃兩國的優勢互補,中國能夠提供更為先進環保的加工手段,為當地皮革提供了出口市場,也為當地提供了更多的就業崗位。

          皮革行業以前只關注傳統市場,尤其是美國和歐盟市場。從增速來看,也應該積極關注東盟和非洲市場。尤其是我們原來的產品或者銷量比較少的地方,這將是我們未來發展的空間。”中國皮革協會理事長李玉中表示,“未來,協會將致力于皮革行業的互惠互利發展,在‘一帶一路’框架下,為推動皮革行業充分交流合作全力做好服務工作。”

      如何參與到“一帶一路”建設中

          近幾十年,中國在皮革加工及皮革產品領域成為了世界工廠,但是由于勞工成本及環境要求,許多工廠很早就開始將生產轉移至海外進行。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東郊的東方工業園,是比較成功的中國海外園區之一。在非洲的7 個經貿區中,這是唯一一個由民營企業投資經營的,華堅鞋業也在里面。華堅鞋業雇傭的是當地勞動力,使用的是當地豐富的皮革資源,而且產品不受出口配額限制,電力便宜(每度電3 美分,出口的電力僅僅每度6美分),這樣就既能夠利用當地的人力與自然資源,又能把產品出口到歐美,給當地國家創匯,因此受到當地政府的大力支持。此外,烏茲別克斯坦的鵬盛工業園區,俄羅斯國家級境外經貿合作區烏蘇里斯克經濟貿易合作區也都有國內制革企業的身影。“一帶一路”的提出,為正在尋求轉型的中國企業打開了一扇通往世界的大門。作為乘著改革開放東風發展起來的企業,華堅鞋業董事長張華榮直言,改革開放的前30 年國內人力成本和資金成本都很低,但現在工資漲了,融資成本高了,企業“走出去”是市場經濟規律驅動下的產物,是不可阻擋的趨勢。

       

          或許在2018 年上半年,莫斯科中國海寧皮革城有望正式營業,目前海寧中國皮革城股份有限公司已經與俄羅斯工業有限責任公司、地平線責任公司、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就莫斯科中國海寧皮革城項目開發達成了合作意向書。公司董事長張明月表示,在俄羅斯建造最大皮毛消費市場是天時、地利、人和的結果。一方面是國家“一帶一路”戰略帶來的機遇,另一方面是俄羅斯龐大的皮毛消費市場以及資金、土地支持的成果。下一步,海寧皮革城將依托自身優勢和經驗,打造全球中高端時尚一體化裘皮生產產業基地、批發銷售中心和時尚發布中心,抓住“一帶一路”機遇借梯登高、借船出海,進一步提高海寧時尚產業的全球配置資源能力和國際市場競爭力。

          中國的皮革企業如何利用好自身資源,做好政策承接,將宏偉的目標、美麗的愿景變成可操作的行動規劃,這已不止是一個經濟命題,更是一個政治使命,需要我們根據定位,結合自身實際,明確時間表、路線圖。為此,記者聯系到了“一帶一路”的問題研究專家中國可持續發展研究會理事張杰。他認為,中國的皮革企業完全可以利用制革方面所擁有的非常成熟的技術和人工優勢,在“一帶一路”沿線資源豐富的國家進行投資,合作開發資源,可以利用發達國家給“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出口產品的優惠條件,積極投資初級產品加工、原料皮加工領域,并在發展中國家建立出口加工市場,切實貫徹“優勢互補”的原則,既要保持自身優勢,又要保證對方的利益,保證長遠合作與發展。他給制革企業提出了以下建議:可以通過共建研究院和培訓機構,推動合作創新,發揮行業協會和相關組織的作用。中國有皮革行業協會和地方性的皮革商會,每個行業組織都有若干的行業內企業成員和會員資源,通過行業內的信息交流平臺,整合資源,發揮好行業協會和相關組織的積極能動性,聯動發展世界各國雙邊自貿區,尤其是在執行層面發揮重要作用。參與“一帶一路”的意向企業可以與“一帶一路”的國家建立產業園區試點,并享受其給予的優惠政策。企業也可以聯合“抱團”走出去,形成規模效應和集聚優勢,推進國內產業梯次轉移,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跨國企業和企業集團。

          另外,中國可持續發展研究會理事張杰提醒,我國想要參與“一帶一路”海外投資的制革企業,一定要樹立和維護良好的企業形象,一方面要具有可持續發展的理念,兼顧項目的經濟性、環保性和對當地社會民生的改善;另一方面,熟悉并自覺遵守國際法律規范,這是企業參與海外投資的關鍵要素,要積極防范相應風險,避免盲目投資。他還表示,“一帶一路”沿線的很多國家都是處于社會和經濟結構轉型時期的發展中國家,安全和發展存在諸多不確定性,加之國際貨幣市場的動蕩不定,全球債務規模的膨脹速度遠高于全球GDP 增速,導致很多“走出去”企業的項目建設、資金回收、渠道拓展面臨較長的周期,以及不確定的匯率和債務風險,這些都是需要提前考慮的因素。

          縱觀來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大多屬于發展中國家和轉型經濟體,皮革行業的后發優勢強勁,與我國的制革行業形成良好的互補,是化解國內制革業產能過剩的重要通路。中國的皮革行業目前整體處于全球產業鏈的重要位置。過去30 年,我們從全球產業鏈分工中受益,下一步更需要堅持全球化,聯手“一帶一路”國家,實現進一步發展。隨著“一帶一路”的深入推進和“讓中國制造再次偉大”的提出,相信未來將是中國制革企業業務拓展的新一輪提速,整個行業將能以一種逐鹿全球的視野謀求在國際市場上的新地位!

      欧美日韩在线无码一中文字目